学者表示,我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反对世俗主义 | 今日自由马来西亚 (FMT)

#nprogress { 指针事件:无; } #nprogress .bar { 背景:#f3a939; 位置:固定; z 索引:9999; 顶部:0; 左:0; 宽度:100%; 高度:5px; } #nprogress .peg { 显示:块; 位置:绝对; 右:0px; 宽度:100px; 高度:100%; 框阴影:0 0 10px #f3a939,0 0 5px #f3a939; 不透明度:1; -webkit-transform:旋转(3deg)翻译(0px,-4px); -ms-transform: 旋转(3deg) 平移(0px, -4px); 变换:旋转(3deg)平移(0px,-4px); } #nprogress .spinner { 显示:块; 位置:固定; z 索引:1031; 顶部:15 像素; 右:15 像素; } #nprogress .spinner-icon { 宽度:18px; 高度:18px; 框大小:边框框; 边框:实心2px透明; 顶部边框颜色:#f3a939; 左边框颜色:#f3a939; 边界半径:50%; -webkit-animation:nprogresss-spinner 400ms 线性无限; 动画:nprogress-spinner 400ms 线性无限; } .nprogress-custom-parent { 溢出:隐藏; 位置:相对; } .nprogress-custom-parent #nprogress .spinner, .nprogress-custom-parent #nprogress .bar { 位置:绝对; } @-webkit-keyframes nprogress-spinner { 0% { -webkit-transform: 旋转(0deg); } 100% { -webkit-transform: 旋转(360deg); } } @keyframes nprogress-spinner { 0% { 变换:旋转(0deg); } 100% { 变换:旋转(360 度); } }

学者表示,我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反对世俗主义

艾哈迈德·T·库鲁 (Ahmet T Kuru) 指责那些给他贴上反伊斯兰和世俗主义者标签的人“无知”。

美国学者艾哈迈德·库鲁认为,他最近在马来西亚遭遇的磨难是来自土耳其的政治压力。

八打灵再也:一名美国学者的新书发布会被取消,并被指控受到当局的虐待,他回击了他反伊斯兰和世俗主义者的说法。

艾哈迈德·库鲁也认为,他最近在马来西亚短暂旅行期间所经历的磨难是由于来自土耳其的政治压力。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伊斯兰和阿拉伯研究主任在接受《FMT》采访时坚称,他是穆斯林宗教权利的坚定捍卫者。

他还表示,他撰写的第一本书是对法国和旧土耳其世俗主义的批评。

“我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我的妻子也是,她戴着头巾。 我们(在土耳其期间)都受到了世俗限制,”他说。

库鲁说,他的妻子在大学找工作时被忽视了,因为她戴着头巾。 他还表示,他拒绝饮酒对“土耳其精英”来说是一个“问题”。

“给我贴上世俗主义者的标签反映了无知,”他说,并补充说这对他来说是新鲜事。 库鲁说,他经常因践行穆斯林信仰而受到世俗主义者的批评。

他说,除了在社交媒体上获得“数以千计的点赞和分享”之外,社交媒体上对他的一些“反伊斯兰”和“世俗主义”指控还包含着更为险恶的信息。

一些网友还写道,“Inna Lillahi wa inna ilayhi raji’un”(事实上,我们属于安拉,事实上​​,我们归还给他),库鲁说的这句话通常是为死者保留的。

他说,他的妻子和母亲都对他的这次旅行感到担忧,后者建议他干脆跳过这里。

“人们告诉我:‘马来西亚不欢迎你。 别来马来西亚。 我没有回复,只是屏蔽了他们,但我很担心,”库鲁说,他在旅行前在 X(以前的 Twitter)上表达了自己对来马来西亚的保留意见。

库鲁表示,他的朋友、土耳其学者穆斯塔法·阿克约尔 (Mustafa Akyol) 2017 年被宗教当局拘留,这是“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原因”。

除了马来西亚国际高级伊斯兰研究所取消了他的新书发布会外,库鲁还担心警方会因指控他是恐怖分子而逮捕他。

此后警方否认库鲁在他们的监视范围内。

然而,他随后上传了一张“警察”的照片,该警察在他离开吉隆坡国际机场之前对他进行了询问。

库鲁怀疑他在这里遭受的磨难与他的祖国土耳其的政治有关。

他说,他不得不驳斥自己是葛兰主义者的指控,指的是在土耳其被称为恐怖分子的组织成员,他声称自己是该运动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者。

他还承认对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领导的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持批评态度,埃尔多安曾被他视为改革派而钦佩。

这些天他说他与正义与发展党和葛兰主义者都有“问题”。

“我受到正义与发展党的攻击,他们给我贴上葛兰主义者的标签。 许多凯末尔主义者或居伦主义者指责我是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者。”

库鲁将土耳其政府成员对他表现出的敌意归因于其“要么支持我们,要么反对我们”的立场。

“如果你批评正义与发展党,他们就会把你当作敌人来追杀。 他们给你贴上库尔德分子、居伦主义者甚至中央情报局间谍的标签。 无论你是在土耳其还是国外都没关系。”

相关新闻



注册或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接受我们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和 Cookie 政策
版权所有 © 2009 – 2024年 FMT Media Sdn Bhd. 保留所有权利。 隶属于首要媒体集团。



阅读更多

About star

Check Also

新加坡谴责柔佛州警察局袭击事件; 外交部呼吁新加坡人保持警惕

新加坡 – 新加坡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